首页 > 普洱茶 > 内容

普洱茶六大古茶山介绍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
字号:

  普洱茶产自六大茶山,分别为攸乐、革登、莽枝、蛮砖、倚邦、曼撒(今易武)。

  六大茶山自唐朝时期归南诏银生节度管辖。元代六大茶山的人工茶园已初步形成。从明朝中期开始,少量的内地汉人开始进入六大茶山,一边贩茶一边开辟茶园。清朝初年战事结束,社会稳定、经济复苏,滇南掀起奔茶山的热潮,几万汉人进入茶山大力拓展利润极高的茶产业,先进技术的引进和各民族的融合加快了茶山茶业的发展。清康熙年间,莽枝茶山的牛滚塘已成为茶叶交易集散地。清雍正七年(1729年)普洱府建置,朝廷指定普洱府每年向朝廷贡茶。

  清乾隆和嘉庆年间,六大茶山发展到最为辉煌的阶段;茶山人口超过十万,周八百里绵延着十多万亩茶园,一片接一片的茶园把六大茶山(区)连为一体,二百多个村寨、二十多个大庙彰显出茶山的繁盛与富乐。

  攸乐茶山

  攸乐茶山东西长75公里,南北宽50公里,在今景洪市基诺乡境内,隔小黑江与革登茶山、莽枝茶山、明山相望。攸乐山的居民90%为基诺族,过去称攸乐人,由于攸乐人没有文字,茶山形成的时间难以准确翔断,但依据零星文史资料和古茶园存留情况分析,攸乐茶山在明期末年至少已有茶园四千面以上,至今在龙阳村、巴来村留存下采的二干多亩古茶,其树围大多在80厘米以上。滇西的马郡,明代就已到了攸乐山购茶,攸乐山的龙帕村明期末年就已有茶叶交易市场。攸乐人自古主要靠猎和卖茶为生,农耕技术不发达,民国期间因抗战爆发,六大茶山茶业衰落。20世纪80年代以后基诺乡开始重振茶产业,目前新植茶园达五千多面,如今攸乐山的茶园在六大茶山中面积仍最大。

  找不到古树茶的革登茶山

革登茶山

  今属勐腊县象明乡的革登茶山位于古六大茶山的东北部,东连孔明山,南与基诺茶山隔江相望,西接曼庄茶山,北与倚邦茶山为邻。

  《普洱府志》载:“其治革登山,有茶王树,较众茶独高大,土人常采茶时,先具酒醴祖祭于此。”由此可知革登茶山久负盛名。重登茶山茶属大叶种型,因茶芽租壮,满披银茸,民间称之为“大白茶”。

  在清朝嘉庆、道光年间八角村寨有株茶王树,光春茶就能收干茶一担。但赫赫有名的革登老塞、新发寨、牛滚塘,如今已经找不到茶树了,然而祭祀古茶树的碑石随处可见,足以证明茶农对古茶王树的敬仰之情,同时地告诚人们古茶树确需保护。

  永远奉手的莽枝古茶山

  这里的牛滚塘街在象明“四街”中最为繁华。居住者多数是外来的生意人,主要从事茶叶种植、收集和交易。今秧林就是莽枝茶山育茶苗的地方,大寨是莽枝种植茶叶的地方。由于莽枝茶叶质好价廉,一些内地茶商压价收购,倪蜕《滇云历年传》记载:“雍正之年(公元1728),莽枝产茶……茶商坐地收购茶叶,轮班输入内地。”而今昔日的关庙已变成废墟,只有一块“永远奉守”大卧地而睡,四周大树参天,只有一幅幅石刻和壁画、一块块石碑,记录了古六大茶山昔日的盛况。

  蛮砖古茶山

  蛮砖古茶山包括蛮林和蛮砖等地。据蛮砖关帝庙(石屏会馆)废墟碑文记载,蛮砖系六大茶山之一,该庙始建于乾隆六年(公元1741年)春。过去蛮砖的茶叶年产量至少在万担以上,大部运往易武加工、销售。

  由易武西行经高山寨,过磨者河承天桥经蛮林才到蛮砖。蛮砖古茶山是“古六大茶山“现今保存得较好的一座茶山,茶林不规则地散布在原始密林中,经几代茶农的精心管理,至今仍年产茶叶万担以上。蛮砖村公所恢复了“曼庄优质茶”系列产品的生产。蛮砖的茶叶独特,芽尖雪白晶亮,深受客人的喜爱。

  倚邦古茶山

  倚邦古茶山总面积约360平方公里。曼拱、习崆、架布、曼松等子茶山都在倚邦茶山的范围内。倚邦茶山西为革登茶山,东南隔曼庄河、磨者河,与曼庄茶山、曼撒茶山对望。

  倚邦古茶山在清朝初期及之前的漫长岁月中,在茶文化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,清宫贡茶均以倚邦茶菁为原料。鼎盛时期,在清朝乾隆年间,倚邦茶山人口达九万人之众。人皆种茶、制茶、卖茶,形成了四大茶叶集镇,即:倚邦街、曼拱街、蛮砖街、牛滚塘街,镇与镇之间,运茶马帮往来,盛况空前。倚邦本地茶叶以曼松茶味最好,被定为“贡茶”。其特点为质厚味美,放少许入杯,用开水冲泡后,茶叶直立不沉,色清微黄,其味甘香可口,饮后神清气爽。

  慢撒古茶山

  曼撒古茶山位于勐腊易武乡东北,紧接老挝边境。曼撒古茶山包括易武茶山,是普洱茶最早的集散地,唐代时被称为“利润城”,是滇藏川茶马古道之源头。

  清道光年间(1821~1850年),莽枝、架布、习空、倚邦茶山逐渐衰退,易武茶山取而代之。清咸丰王子年(1852年)来自内地的很多汉族同胞与当地茶山各民族兄弟共同种茶制茶,创下一代伟业。所产“元宝茶(圆茶)远近驰名,畅销国内外。清乾隆年间是曼撒茶山辉煌时期,满山遍野都是茶树,年产万担以上。乾隆年间(1736~1795年),许多石屏人纷纷迁居易武种茶树,用传统方法制作的“七子饼茶”作为贡茶,加工精细。乾隆六十年(1796年),曼撒茶山所产的团茶(沧茶)也被定为贡茶。

  易武古镇

  说起易武,喝普洱茶的茶客都知道,可去过易武古镇的人却不多,易武古镇自古名气就很大,古镇属西双版纳勐腊县易武乡,是古时茶贩的必往之路,也是历史上通往滇南各大茶山的主要马帮道路。
易武古镇茶马古道

  我们来到易武古镇时,稻谷已收割完,田里整齐地竖着禾草堆。稻田里还剩一寸丁禾脚,像是人刚刚理完的平头,发亮刺眼。易武古镇不是很大,相比丽江显得格外老气、沧桑,丝毫没有古书上的繁荣景象。古镇的道路用青石板铺成,石板大大小小,坑坑凹凹磨得发亮,蜿蜒于青山之中。踏上通往古镇的石板小道,犹如踏进了易武古镇的历史。这条古道上,马帮走过的痕迹清晰可见。两三个黝黑皮肤的放牛娃赶着牛群往我身旁擦过,挂在牛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悠扬的声音。阳光里,磨得发亮的青石板反射出刺眼的光芒,农家用篱笆围起的菜地和牛群的背影,好看极了。道路两旁并没有见到普洱茶树,艳黄色的阳光照着古镇,如凡高的画卷铺在古镇上,点染出一幅浑然天成的画面。

  这条古茶马驿道,从思茅经纳弄坝、黄草坪进入西双版纳,经过补远村到倚邦,再由倚邦过蛮砖到易武。据史料记载,全程有8个站点,共470华里左右,路面全由青石板和麻条石铺筑。易武是明清年间的主要产茶基地,当时茶号比比皆是,名气大的有同兴号、庆春号、车顺号、同昌号、同泰号、余文昌、迎春号等。听镇里的老人说,“文革”期间镇里起了一场大火,很多房屋都被烧毁,现在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车顺来家祖辈保存完好的“瑞贡天朝”金匾了。

  易武古镇车氏家族的世祖车顺来创办了“车顺号茶庄”。1837年,车顺来参加科举考试,取得贡生学位。是年,为报知遇之恩,即向朝廷敬献茶庄自制的茶。道光皇帝品茗后,大悦,称赞此茶“汤清醇,味厚酵,回甘久,清心脾,乃茗中之瑞品也”。道光帝即书“瑞贡天朝”四字赐车顺号茶庄,并加封车顺来为“例贡进士品位”,钦命头品顶戴赴云南呈宣,并制成“瑞贡天朝”金字大匾,长七尺三寸二分,宽一尺八寸,厚一寸五分。此匾成了云南普洱茶最高荣誉的见证。马帮走了,时光流逝了,普洱茶文化留下来了。幸运的是我们在易武古镇里还能喝到如此醇香的普洱茶,见到如此纯朴好客的茶农。

 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